憎水岩棉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憎水岩棉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普凯投资创始人姚继平做投资人要耐得住寂寞

发布时间:2020-03-11 11:32:03 阅读: 来源:憎水岩棉板厂家

普凯投资创始人姚继平:做投资人要耐得住寂寞转载cyzone导语: 在外资PE基金中,普凯无疑是后起之秀。和许多外资PE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就布局中国不同,普凯基金在2003年才募集到第一期基金,金额也只有2000多万美元。但在短短5年间,普凯基金成长迅速

在外资PE基金中,普凯无疑是后起之秀。

和许多外资PE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就布局中国不同,普凯基金在2003年才募集到第一期基金,金额也只有2000多万美元。

但在短短5年间,普凯基金成长迅速,尚德电力、中电光伏、小肥羊等成功案例,让普凯基金在亚洲私募股权基金领域声名鹊起。

普凯基金的规模也迅速扩张,正在着手准备募集的第4期成长型基金将达4-5亿美元,第5期房地产基金将达3-4亿美元。

尽管普凯基金还很年轻,但他的创始及主管合伙人姚继平却是资深投资人,拥有十分丰富的制造业管理经验,普凯基金成长迅速,姚继平功不可没。

10多年前就已耕耘中国大陆市场

在成为职业投资人之前,姚继平就已拥有丰富制造业管理经验。姚继平先后服务于通用电器、RCA等世界著名跨国公司,对于这些经历,姚继平认为获益匪浅,这些都是世界一流的公司,给我非常系统的管理训练,这对我以后的职业生涯非常重要。

姚继平的投资生涯开始于德派克。作为世界知名的纸产品企业,德派克当时业务还是以欧美为主,德派克希望能在亚洲市场发展,于是他们找到了姚继平。

从德派克开始,姚继平的职业生涯从制造业管理转型到投资,需要操心的事也比以前多了,1988年时,亚洲多数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处于起飞阶段,我当时在亚洲一共建了8个工厂。建这些工厂程序很多,要从找地开始,然后设计、建厂房,运进机器设备,然后生产,再到工厂赚钱。我当时就已在做投资全案。回忆起那段艰苦岁月,姚继平至今还很感慨。

姚继平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,当时我来大陆,主要是想做一个纱锭用的纸线轴产品,当时大陆用原料的是木头或硬塑料,在计划经济时代,你的纱卖给谁是事先指定的,把纱纺成布后,这个轴要再拿回来循环使用。当时我们找到了纺织部,他们说目前中国使用一次性线轴的需求量有限,纸线轴发展空间很小。姚继平回忆第一次来中国大陆是在1991年,他找到纺织部谈要不要设厂时,他们的建议是现在需求量还不够,再等等。

到了1995年,姚继平又尝试了纸餐盒项目,尽管付出了很大努力,但因为种种原因,这个项目没有取得成功。一直到了1999年,纺织产品大量出口,一次性的纱锭纸产品需求增多,姚继平又在大陆设厂。除了生产纸轴外,姚继平还成立了贸易公司,为德派克集团采购各种机械零件、原材料,供母公司使用。

正是这个贸易公司,让姚继平发现了许多纸产品之外的投资机会。姚继平告诉记者,当时中国经济要往上走的势头已十分明显,好的投资机会非常多,不局限于纸产品。当时我的许多西班牙朋友在西班牙的房地产上赚了许多钱,下一个投资目标就是中国,但他们对中国是又爱又迷茫,他们知道中国机会巨大,但对中国的政治、法律不熟悉,而我们在中国大陆已运作多年,所以他们当时说,不如我们把钱给你们,成立基金后你们来投资。

普凯基金因此诞生。但姚继平们当时设想的投资基金,不是现在的PE形式,而是打算成立一个BUYOUT的并购基金, 我们希望利用我们的管理经验和外销市场管道,但后来很快发现,当时海外留学生回国的比较少,拥有管理经验的更少,我们找不到合适的管理人才,因此才转型做PE.姚继平承认,普凯基金走到今天这一步,是对中国市场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。

第一个表态投资尚德

普凯的前两期投资基金中,尚德电力无疑是其中最为成功的案例。

准备投资尚德电力时,姚继平掌握的第一期普凯基金只有2000多万美元,却因尚德电力一战成名。

尽管尚德电力在美国纽约主板上市后表现优异,还一夜之间造就了当时的中国首富施正荣。但无锡尚德的创业初期,PE机构对这家公司的态度非常矛盾。

这种矛盾是有理由的,许多目光敏锐的投资人很早就发现尚德电力的发展前景广阔,盈利空间惊人,但是当时困扰着尚德有两个因素,首先是尚德当时的股东中有8家国有企业,另外,当时除了德国对使用太阳能有补贴扶持政策外,其他国家的态度还不明朗,太阳能硅产品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还不清楚。姚继平认为,正因为如此,许多PE投资人对尚德十分谨慎。

姚继平是较早关注尚德的PE投资人之一,尚德当时规模也很小,厂房是租的,3条生产线中两条生产线是半自动的,一条自动的。当时施博士买了地,打算盖新工厂扩大生产。姚继平认为,当时众多PE机构迟迟未敢做最终的投资决定,是考虑到如果国有股东没有退出,对尚德海外上市会有影响,因此,尚德把让国有股退出提上了日程。

姚继平回忆,后来尚德召集了10多家对公司有兴趣的投资机构,尚德称已成功说服6家国有企业退出,还有两家没退,这个过程可能还需要两个星期、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,到底投不投,施博士希望我们作出决定。当时我想了想,就第一个举手,我说我们普凯肯定投。姚继平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,主要是他看到了三点,首先,我知道这家企业的获利能力非常强,而且有很大增长空间,另外,施博士是从澳洲留学回来,专门研究太阳能,他的团队也很优秀。此外,我们发现,当时确实只有德国对太阳能有优惠政策,但世界上其他发达国家也在酝酿类似政策。

但让姚继平遗憾的是,他在尚德电力只投了900万美元,我举手之后,高盛他们也表态了,但很可惜的是,我们普凯基金第一期资金有限,放弃了尚德给的更高投资额度,现在想起来还会后悔。尽管姚继平还有遗憾,但他表现出来的魄力却让许多同行吃惊,作为一家在中国市场新起的投资机构,居然敢在一个项目上投下900多万美元!

表态投资后,接下去的事变得波澜不惊。姚继平告诉记者,几个礼拜后,另外两家国有股份很快就退出来了,上市也很顺利,我们和企业管理层也相处得非常好。

目前普凯基金已从尚德项目退出,成功获利10倍左右。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,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。第四期全新升级,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!现在报名,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、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、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、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!创新原力,伴你前行!

即刻报名第四期!

企业财务管理

会计中级成绩查询

什么是印花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