憎水岩棉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憎水岩棉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大爱洒乌蒙芬芳留心间追忆心系扶贫的余芬同志上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28 20:12:40 阅读: 来源:憎水岩棉板厂家

10月,乌蒙山深处,泸州市古蔺县太平镇。

叙古高速公路太平收费站出口左侧,山坡上两栋新房格外显眼,这是走马村贫困户周应华和吴仁芬的新家。乔迁新居,吴仁芬很高兴,但也常常感叹:“余孃孃再也不能来了。”

吴仁芬念念不忘的,是古蔺县扶贫干部余芬。

2017年8月14日,余芬入户袁图先家了解情况

去年12月24日,余芬为两户贫困户送电视机,行至走马村月亮坪时,所乘小汽车意外坠崖。这名古蔺县文化体育广电旅游局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干部,生命永久地定格在45岁。

记者 阮长安 魏冯

刚与柔

她是扶贫一线的“犟孃孃”,更是贫困户的知心人

“芬姐就是太要强了。要是当天不赶着来,也不会出事。”回想起300多天前的那一幕,走马村监委主任周林依旧眼圈泛红。

当时,贫困户吴仁芬和胡克勋的新房刚建成,作为帮扶责任人,余芬决定给每家送一台电视机,并且“周日就要去”,因为周一是吴仁芬的生日,她想让老人提前高兴一下。

在古蔺县中医院当医生的丈夫陈开政不放心余芬开车,让她等自己手术结束后一起去。

12月24日16时左右,陈开政做完手术,见天色有些晚,建议次日再送。可余芬坚持要去。

车在太平收费站出了高速,吴仁芬老人按约定在这里等着。

路口距离吴仁芬家仅有300米,但坡陡路滑,老人又忘了带装电视机的背篓。余芬不忍70多岁的老人独自背电视机回家,坚持开车送。

就是这300米,出事了。陡坡上,3人连人带车跌下近30米高的悬崖,余芬因伤势过重不幸去世,陈开政15处骨折不省人事,吴仁芬轻伤脱险。

“要是余孃孃不坚持送我,也不会出事。”吴仁芬抹着眼泪说。

走马村村主任李正刚还记得,刚开完对口帮扶大会,余芬就找他了解情况。每名扶贫干部包5户,多出一户,余芬二话没说划给了自己。

在周林看来,余芬对工作倔强,对贫困户却很温柔。

帮扶期间,她建了个微信群,只有她和6户贫困户在群里。回看聊天记录,满屏尽是贴心的话语:

“大家千万不要乱去贷款,特别是高利贷哟!要计划开支,逐步积累,逐步发展。”

“请你带上身份证、医保卡和太平镇卫生院的转诊证明,就可以来了,来前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……扶贫中,不少资料要求贫困户签字,吴仁芬没读过几天书,写不好,余芬就手把手教她写自己的名字。看着老人半天写不出一划,她轻声安慰:“不关事,慢慢来。”

穷与富

她对自家“抠门”,却总为别人埋单余芬的家位于古蔺县城中心,三室一厅的大居室,收拾得干净利落。18日下午,当记者走进余芬家中却发现,一个贫困户、同事、同学眼中看来“豪爽”的人,对自己却很“抠门”:

一张皮沙发,坐垫旧得泛黄,丈夫早就想换,余芬不同意,总说“还能用”。

一双蓝色凉拖鞋,鞋边开了几道口子,用白线缝好固定在鞋沿上。三妹余小梅埋怨姐姐“太抠”,想给她网购几双新拖鞋,余芬每次都说,“不要买,要买我生气了哈。”

“来古蔺,她从来不让我们住宾馆,人多就在客厅打地铺,吃饭都是自己做,从不在外吃。”余小梅说。

余凤英是余芬叙永师范学校的同班同学,也是闺蜜。每次有同学来县城,余芬都要召集大家吃饭叙旧。她说,几十年间,一起吃饭时都是余芬抢着埋单。

1990年前后,余芬在丹桂镇岩湾小学教书。山区条件艰苦,有的孩子交不起学费,余芬就帮学生“喊费”——老师担保,赊欠学费;家长还不上,就从老师工资里扣。

“工资还没过手,就垫给学校了。”曾经的同事张先跃老师说,那时余芬月工资才几十元,直到离开学校时,还有400多元“喊费”没收回。

宽与严

她是严于律己的管家婆,也是贫困户的“芬姐”

“她就像个管家婆,自家的、别家的,都要管,浑身充满正能量。”这是大多数熟人对余芬的评价。

丈夫陈开政经常上手术台,余芬对他管得“格外严”,硬是让陈开政戒了酒。

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儿子分数下降了,余芬有些担心,春节假期儿子回家,她每天都让儿子去房间看书。

余芬坐公交车,两名小学生因争座位吵了起来,还大声说脏话。周围没人出声,余芬站出来制止。

在古蔺县文旅局工作,余芬每周都要检查KTV和网吧。每次执法时,她都会跟网吧老板强调不要让娃娃上网。

熟悉的人都知道,余芬对亲人和朋友严,对自己更严。

与余芬的首次见面,周林印象很深:“她提前一天打电话说8时来。我想,一个县里的干部,从没来过走马村,怕只是说说而已。”不料,第二天一早,露水还没干,余芬就到村入户了。

在贫困户眼里,“县里来的余孃孃”和蔼、宽容。

36岁的贫困户王某,是当地出名的不爱收拾。到走马村不久,余芬就把王某“收拾”得服服帖帖。

一天,余芬看到王某赤裸上身,衣服拴在腰间,半截衣袖拖在地上。她把王某喊到跟前,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,再把他腰上的衣服取下来,亲手给他穿好后,又和他拍了张合照。“幺儿哥,你看嘛,穿得整整齐齐,是不是不一样了?年轻力壮的,要找活路干,几下脱贫了,我再帮你说个媳妇。”看着手机里两个完全不同的自己,王某脸一下就红了。

打那之后,芬姐说的事,王某再也没有含糊过。易地扶贫搬迁建好了房子,王某在县城杀猪铺找了份工作,闲时还接着打零工。

富甲封神传破解版

舰队荣耀

战神霸业内购破解版

333彩票最新版